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經濟財經 > 《貨幣戰爭2.金權天下》在線閱讀 > 正文 第一章 德國:國際銀行家的起源地 1.7 布雷施勞德:俾斯麥的私人銀行家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貨幣戰爭2.金權天下》 作者/編者:宋鴻兵

1.7 布雷施勞德:俾斯麥的私人銀行家更新時間:2018-10-09

 “格森·布雷施勞德既是德意志帝國第一任總理俾斯麥的私人銀行家,又是德國公眾的銀行家。他以嫻熟的手腕和耐心獲取了巨大的利益。羅斯柴爾德家族是他的楷模和秘密同盟,但他更是一個走自己的路,實現自己價值的人。”

——弗里茲·斯特恩

俾斯麥1851年來到法蘭克福,很快就引起當時坐鎮法蘭克福的羅斯柴爾德家族的首領阿姆斯洛·羅斯柴爾德的留意。當時羅斯柴爾德五兄弟中間的老大阿姆斯洛已年近八十。俾斯麥與阿姆斯洛初次相識就對其留下了極深的印象,回家以后經常給他的妻子模仿羅斯柴爾德的口音,包括用猶太人的口音和語法來表達德語。他對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財雄勢大有了非常強烈的印象,同時也很興奮結識羅家人。以后只要羅斯柴爾德家族邀請他,他總是受寵若驚地應邀前往。他曾經這樣來描述阿姆斯洛·羅斯柴爾德:“他是一個非常老的猶太人,擁有成噸的金銀,有很多很多黃金的盤子和刀叉。由于阿姆斯洛并沒有子嗣,盡管很富有,卻沒有后裔繼續。他更像一個待在豪華宮殿里面的窮人,周邊有無數人在騙取和圖謀他的錢財。他的支屬為了繼續他的財富圍繞在他身旁,實際對他并沒有真心的愛和感激。”

俾斯麥勤奮好學,極度向往權力和聰明,在政治上的野心和抱負很快就引起了阿姆斯洛和他的繼子梅耶卡爾兩個人的青睞。羅斯柴爾德家族尤其喜歡培養政治上的后起之秀,他們經常以伯樂自詡。在整個歐洲近代歷史上,羅家曾經選中扶植過多位政治上的新星。羅斯柴爾德確信俾斯麥將是一個十分值得投資的潛力股。除了俾斯麥,羅斯柴爾德家族還選中了本杰明·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后來他果然成為英國首相;羅氏更為自家挑選了乘龍快婿羅斯伯里伯爵(The Earl of Rosebery),羅斯伯里伯爵年輕時曾有三大人生愿看:贏德比賽馬(Derby Race)、娶超級富婆、當英國首相,他終極都得到了;后來羅家還發現并培養了英國著名首相丘吉爾。這些都是羅斯柴爾德家族專心發掘和精心培養而一手扶持成長起來,成為影響整個世界歷史的重量級的政治家。

盡管內森·羅斯柴爾德曾經不可一世地宣稱他已經“控制了大英帝國的貨幣發行權”,但歐洲老牌貴族們仍從骨子里對羅斯柴爾德等猶太銀行家新興“暴發戶”有著一種難掩的藐視心態。然而在特定情況下,貴族們也不得不屈服于金錢的權力。俾斯麥持有類似心態,對猶太銀行家們既利用又瞧不起。

俾斯麥初到法蘭克福,很快跟羅斯柴爾德家族開始了一段相當溫馨的蜜月期,但是沒過多久就跟羅斯柴爾德家族爆發了一次異常激烈的爭吵。事情的起因源于當時作為德意志邦聯首領的奧地利,經常獨斷專行,并不尊重普魯士政府,而俾斯麥是一個極端敏感和強勢的人,作為外交官固然只能服從于柏林方面的政治意愿,但他經常會為奧地利方面的傲慢和細節題目大發雷霆。而羅斯柴爾德家族重要的起家資源就是依靠跟奧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保持密切的關系。1852年,奧地利和普魯士在德意志邦聯題目上產生了一次不算太嚴重的沖突。當時德意志邦聯擁有一支小型艦隊,資金匱乏,難以為繼,急需一筆錢來支付船員的工資。奧地利不顧普魯士的果斷反對,直接就要求羅斯柴爾德家族提供一筆6萬荷蘭盾的貸款。羅斯柴爾德在某種意義上說并不情愿資助這個艦隊,但他還是愿意遵守哈布斯堡王朝的命令。此事大大激怒了俾斯麥,和阿姆斯洛激烈地爭吵了一番。

在普魯士和奧地利兩個政府之間較勁的過程中,羅斯柴爾德家族縱使富甲一方,也難免成為風箱里的老鼠,處境左右為難。這些封建統治貴族階層從骨子里仍然把猶太人看成低人一等的附屬族群,從當時的歷史情況來看,有錢并不能解決猶太人政治地位卑微的題目。

即使在大吵一架之后,俾斯麥的憤怒仍然沒有完全平息。他以為羅斯柴爾德家族更親近奧地利,而并不敬畏普魯士,一氣之下他開始拒盡羅斯柴爾德家族的邀請,同時游說普魯士政府啟用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競爭對手貝斯曼銀行,用貝斯曼銀行作為整個普魯士政府的官方銀行??上蒸斒康呢斦坎⒉幌褓滤果溎敲摧p易沖動,他們并沒有替換羅斯柴爾德家族。究其主因還是羅斯柴爾德的地位實質上無人可取代。普魯士政府心知肚明,在真正需要錢的時候,也只有羅斯柴爾德家族能夠提供決定性的幫助。如此一番爭吵之后,奧地利大使憤然離開了法蘭克福,俾斯麥以為他在這場爭斗當中取得了勝利。

俗話說不打不成交。俾斯麥在與羅斯柴爾德家族交手的過程中,也掂量出了對手的分量。

他是一個在政治上理性而現實的政治家,一旦在政治上戰勝了奧地利,他馬上調整了對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態度,又開始示好于羅家。1853年,俾斯麥支持政府的建議,把法蘭克福的羅斯柴爾德家族作為普魯士政府的官方銀行家。不僅如此,他繼而要求授予梅耶卡爾爵士(阿姆斯洛的繼子)普魯士的紅鷹勛章。雙方關系修復之后,比從前更現實和更緊密了一層。

1858年時,普魯士王儲(后來的德皇威廉一世)任命俾斯麥為駐圣彼得堡大使。1859年3月俾斯麥離開法蘭克福之前,專門向梅耶卡爾·羅斯柴爾德求教,??疵芬枮樗诎亓滞扑]一位可靠的銀行家,而且俾斯麥堅持在柏林負責打理他的個人財政的私人銀行家必須是猶太人。出于種種原因,他以為只有猶太銀行家才具有足夠的天分和能力,幫助他實現理財方面的目標。這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他想通過此道繼續與羅斯柴爾德家族保持特殊而緊密的關系。

于是羅斯柴爾德家族就正式推薦了格森·布雷施勞德作為俾斯麥的私人銀行家。

1861年,布雷施勞德已經成為柏林極有影響力的猶太銀行家。盡管當時在柏林還有像門德爾松這樣資歷更老的幾個銀行家族,而且這些老牌家族無論在規模上還是深度上都比布雷施勞德高出一籌,但布雷施勞德家族依靠跟羅斯柴爾德家族密切的生意往來,在柏林銀行業中迅速竄升,成為“新星”。換言之,在眾多銀行家族當中,誰能夠保持與羅斯柴爾德越密切的關系,誰就越有機會成為市場競爭中的佼佼者。

布雷施勞德家族成為俾斯麥的私人銀行家之后,迅速進進了角色。俾斯麥全部工資和其他收進都一并交給布雷施勞德家族的銀行來打理,同時由布氏治理他的私人債務支付,為他設置和經營海外的銀行戶頭,負責經營俾斯麥當時還不算太多的資產。

從這時開始,俾斯麥和布雷施勞德家族開始密切的通訊往來。跟羅斯柴爾德家族一樣,所有銀行家族都對政治消息和市場情報超級敏感,由于這些信息背后蘊躲著大量的貿易機會。布雷施勞德家族并不要求俾斯麥給予任何金錢形式的酬勞,他們所圖求的報償就是政治情報和一些內幕消息的透露。

上一章 返回簡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走步赚钱软件怎么卖糖果 大发快三是哪里的彩票 福建22选5几点开奖 吉林快3免费缩水软件 广东好彩1开奖官网 pk10八码滚雪球计划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加拿大快乐8怎么玩 幸运农场 软件 辽宁省11选5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