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經典 > 《而已集》在線閱讀 > 正文 憂“天乳”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而已集》 作者/編者:魯迅

憂“天乳”更新時間:2018-12-18

 《順天時報》載北京辟才胡同女附中主任歐陽曉瀾女士不許剪發之女生報考,致此等人多有望洋興嘆之概云云。

(2)是的,情形總要到如此,她不能別的了。但天足的女生尚可投考,我以為還有光明。不過也太嫌“新”一點。

男男女女,要吃這前世冤家的頭發的苦,是只要看明末以來的陳跡便知道的。(3)我在清末因為沒有辮子,曾吃了許多苦(4),所以我不贊成女子剪發。北京的辮子,是奉了袁世凱(5)的命令而剪的,但并非單純的命令,后面大約還有刀。否則,恐怕現在滿城還拖著。女子剪發也一樣,總得有一個皇帝(或者別的名稱也可以),下令大家都剪才行。自然,雖然如此,有許多還是不高興的,但不敢不剪。一年半載,也就忘其所以了;兩年以后,便可以到大家以為女人不該有長頭發的世界。這時長發女生,即有“望洋興嘆”之憂。倘只一部分人說些理由,想改變一點,那是歷來沒有成功過。

但現在的有力者,也有主張女子剪發的,可惜據地不堅。

同是一處地方,甲來乙走,丙來甲走,甲要短,丙要長,長者剪,短了殺。這幾年似乎是青年遭劫時期,尤其是女性。報載有一處是鼓吹剪發的,后來別一軍攻入了,遇到剪發女子,即慢慢拔去頭發,還割去兩乳……。這一種刑罰,可以證明男子短發,已為全國所公認。只是女人不準學。去其兩乳,即所以使其更像男子而警其妄學男子也。以此例之,歐陽曉瀾女士蓋尚非甚嚴歟?

今年廣州在禁女學生束胸,違者罰洋五十元。報章稱之曰“天乳運動”(6)。有人以不得樊增祥(7)作命令為憾。公文上不見“雞頭肉”等字樣,蓋殊不足以饜文人學士之心。此外是報上的俏皮文章,滑稽議論。我想,如此而已,而已終古。

我曾經也有過“杞天之慮”(8),以為將來中國的學生出身的女性,恐怕要失去哺乳的能力,家家須雇乳娘。但僅只攻擊束胸是無效的。第一,要改良社會思想,對于乳房較為大方;第二,要改良衣裝,將上衣系進裙里去。旗袍和中國的短衣,都不適于乳的解放,因為其時即胸部以下掀起,不便,也不好看的。

還有一個大問題,是會不會乳大忽而算作犯罪,無處投考?我們中國在中華民國未成立以前,是只有“不齒于四民之列”(9)者,才不準考試的。據理而言,女子斷發既以失男女之別,有罪,則天乳更以加男女之別,當有功。但天下有許多事情,是全不能以口舌爭的??傄现I,或者指揮刀。

否則,已經有了“短發犯”了,此外還要增加“天乳犯”,或者也許還有“天足犯”。嗚唿,女性身上的花樣也特別多,而人生亦從此多苦矣。

我們如果不談什么革新,進化之類,而專為安全著想,我以為女學生的身體最好是長發,束胸,半放腳(纏過而又放之,一名文明腳)。因為我從北而南,所經過的地方,招牌旗幟,盡管不同,而對于這樣的女人,卻從不聞有一處仇視她的。

九月四日。

----------------------------------

(1)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七年十月八日《語絲》周刊第一五二期。

(2)《順天時報》 日本帝國主義者在北京所辦的中文報紙。參看本卷第98頁注(9)。一九二七年八月七日該報刊載《女附中拒絕剪發女生入?!沸侣勔粍t說:“西城辟才胡同女附中主任歐陽曉瀾女士自長校后,不惟對于該校生功課認真督責指導,即該校學風,由女士之嚴厲整頓,亦日臻良善,近聞該校此次招考新生,凡剪發之女學生前往報名者,概予拒絕與考,因之一般剪發女生多有望洋興嘆之概云。”

(3)指清朝統治者強迫漢族人民剃發垂辮一事。一六四四年(明崇禎十七年)清兵入關及定都北京后,即下令剃發垂辮,因受到各地人民反對及局勢未定而中止。次年五月攻占南京后,又下了嚴厲的剃發令,限于布告之后十日,“盡使(剃)發,遵依者為我國之民,遲疑者同逆命之寇”,如“已定地方之人民,仍存明制,不隨本朝之制度者,殺無赦!”此事曾引起各地人民的廣泛反抗,有許多人被殺。

(4)作者在清代末年留學日本時,即將辮子剪掉,據許壽裳《亡友魯迅印象記》所記,時間在一九○二年(清光緒二十八年)秋冬之際。他在一九○九年(宣統元年)歸國后曾因沒有辮子而吃過許多苦。參看《且介亭雜文·病后雜談之余》和《且介亭雜文末編·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

(5)袁世凱 一九一二年三月五日南京臨時政府曾通令“人民一律剪辮”;同年十一月初,袁世凱在北京發布的一項令文中,也有“剪發為民國政令所關,政府豈能漠視”等話。

(6)“天乳運動” 一九二七年七月七日,國民黨廣東省政府委員會第三十三次會議,通過代理民政廳長朱家驊提議的禁止女子束胸案,規定“限三個月內所有全省女子,一律禁止束胸,……倘逾限仍有束胸,一經查確,即處以五十元以上之罰金,如犯者年在二十歲以下,則罰其家長。”(見一九二七年七月八日廣州《國民新聞》)七月二十一日明令施行,一些報紙也大肆鼓吹,稱之為“天乳運動”。

(7)樊增祥(1846—1931) 湖北恩施人,清光緒進士,曾任江蘇布政使。他曾經寫過許多“艷體詩”,專門在典故和對仗上賣弄技巧;做官時所作的判牘,也很輕浮。下文的“雞頭肉”,是芡實(一種水生植物的果實)的別名。宋代劉斧《青瑣高議》前集卷六《驪山記》載:“一日,貴妃浴出,對鏡勻面,裙腰褪,微露一乳,……

(帝)指妃乳言曰:‘軟溫新剝雞頭肉。’”(8)“杞天之慮” 這是楊蔭榆掉弄成語“杞人憂天”而成的不通的文言句子。

(9)“不齒于四民之列” 民國以前,封建統治階級對于所謂“惰民”、“樂籍”以及戲曲演員、官署差役等等都視為賤民,將他們排斥在所謂“四民”(士、農、工、商)之外,禁止參加科舉考試。

上一章 返回簡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走步赚钱软件怎么卖糖果 山东体彩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 国内可靠的炒股配资公司有哪些 安徽快3开奖号码查询 幸运飞艇是多少分钟一期 最新股票走势 上海11选5 六肖十二码中特 上证指数历史行情龙虎榜 北京11选5基本走势 北京多乐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