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經典 > 《而已集》在線閱讀 > 正文 盧梭和胃口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而已集》 作者/編者:魯迅

盧梭和胃口更新時間:2018-12-18

 做過《民約論》的盧梭(2),自從他還未死掉的時候起,便受人們的責備和迫害,直到現在,責備終于沒有完。連在和“民約”沒有什么關系的中華民國,也難免這一幕了。

例如商務印書館出版的《愛彌爾》(3)中文譯本的序文上,就說

“……本書的第五編即女子教育,他的主張非但不徹底,而且不承認女子的人格,與前四編的尊重人類相矛盾。……所以在今日看來,他對于人類正當的主張,可說只樹得一半……。”

然而復旦大學出版的《復旦旬刊》創刊號上梁實秋(4)教授的意思,卻“稍微有點不同”了。其實豈但“稍微”而已耶,乃是“盧梭論教育,無一是處,唯其論女子教育,的確精當。”

因為那是“根據于男女的性質與體格的差別而來”的。而近代生物學和心理學研究的結果,又證明著天下沒有兩個人是無差別。怎樣的人就該施以怎樣的教育。

(5)所以,梁先生說——

“我覺得‘人’字根本的該從字典里永遠注銷,或由政府下令永禁行使。因為‘人’字的意義太煳涂了。聰明絕頂的人,我們叫他做人,蠢笨如牛的人,也一樣的叫做人,弱不禁風的女子,叫做人,粗橫強大的男人,也叫做人,人里面的三流九等,無一非人。近代的德謨克拉西的思想,平等的觀念,其起源即由于不承認人類的差別。近代所謂的男女平等運動,其起源即由于不承認男女的差別。人格是一個抽象名詞,是一個人的身心各方面的特點的總和。人的身心各方面的特點既有差別,實即人格上亦有差別。所謂侮辱人格的,即是不承認一個人特有的人格,盧梭承認女子有女子的人格,所以盧梭正是尊重女子的人格。抹殺女子所特有之特性者,才是侮辱女子人格。”

于是勢必至于得到這樣的結論——

“……正當的女子教育應該是使女子成為完全的女子。”

那么,所謂正當的教育者,也應該是使“弱不禁風”者,成為完全的“弱不禁風”,“蠢笨如牛”者,成為完全的“蠢笨如牛”,這才免于侮辱各人——此字在未經從字典里永遠注銷,政府下令永禁行使之前,暫且使用——的人格了。盧梭《愛彌爾》前四編的主張不這樣,其“無一是處”,于是可以算無疑。

但這所謂“無一是處”者,也只是對于“聰明絕頂的人”而言;在“蠢笨如牛的人”,卻是“正當”的教育。因為看了這樣的議論,可以使他更漸近于完全“蠢笨如牛”。這也就是尊重他的人格。

然而這種議論還是不會完結的。為什么呢?一者,因為即使知道說“自然的不平等”(6),而不容易明白真“自然”和“因積漸的人為而似自然”之分。二者,因為凡有學說,往往“合吾人之胃口者則容納之,且從而宣揚之”(7)也。

上海一隅,前二年大談亞諾德(8),今年大談白璧德(9),恐怕也就是胃口之故罷。

許多問題大抵發生于“胃口”,胃口的差別,也正如“人”字一樣的——其實這兩字也應該呈請政府“下令永禁行使”。我且抄一段同是美國的Upton Sinclair(10)的,以尊重另一種人格罷——

“無論在那一個盧梭的批評家,都有首先應該解決的唯一的問題。為什么你和他吵鬧的?要為他的到達點的那自由,平等,調協開路么?還是因為畏懼盧梭所發向世界上的新思想和新感情的激流呢?使對于他取了為父之勞的個人主義運動的全體懷疑,將我們帶到子女服從父母,奴隸服從主人,妻子服從丈夫,臣民服從教皇和皇帝,大學生毫不發生疑問,而佩服教授的講義的善良的古代去,乃是你的目的么?

“阿嶷夫人曰:‘最后的一句,好像是對于白璧德教授的一箭似的。’“‘奇怪呀,’她的丈夫說。‘斯人也而有斯姓也……

那一定是上帝的審判了。’”不知道和原意可有錯誤,因為我是從日本文重譯的。書的原名是《Mammonart》,在 California 的 Pasadena 作者自己出版,胃口相近的人們自己弄來看去罷。Mammon(11)是希臘神話里的財神,art誰都知道是藝術??梢宰g作“財神藝術”罷。日本的譯名是“拜金藝術”,也行。因為這一個字是作者生造的,政府既沒有下令頒行,字典里也大概未曾注入,所以姑且在這里加一點解釋。

十二,二一。

----------------------------------

(1)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八年一月七日《語絲》周刊第四卷第四期。

(2)盧梭(J.J.Rousseau,1712—1778) 法國啟蒙思想家。

他的主要著作《民約論》(一七六二年出版),提出“天賦人權”學說,抨擊封建專制制度,在十八世紀歐洲資產階級民主革命時期影響很大。他因此備受僧侶和貴族的迫害,以致不得不避居瑞士和英國。

(3)《愛彌爾》 通譯《愛彌兒》,盧梭所著的教育小說,一七六二年出版。在前四篇關于主要人物愛彌兒的描述中,作者認為人類在“自然狀態”下是平等的,應尊重人的自然發展。但第五篇敘述對莎菲亞的教育時,作者又認為“人既有差別,人格遂亦有差別,女子有女子的人格。”由于此書反封建、反宗教色彩濃厚,出版后曾被巴黎議會議決焚毀。中文本系魏肇基所譯,一九二三年六月商務印書館出版,序文為譯者所作。

(4)梁實秋 浙江杭縣(今屬余杭)人,新月社的重要成員,國家社會黨黨員。曾留學美國,是美國新人文主義者白璧德的追隨者。他的《盧梭論女子教育》一文,原發表于一九二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晨報副刊》,后略加修改,重新刊載于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復旦旬刊》創刊號。他認為盧梭關于女子教育的意見,“實足矯正近年來男女平等的學說”。

(5)梁實秋在《盧梭論女子教育》中說:“近代生物學和心理學研究的結果,證明不但男子和女人是有差別的,就是男子和男子,女人和女人,又有差別。簡言之,天下就沒有兩個人是無差別的。什么樣的人應該施以什么樣的教育。”

(6)“自然的不平等” 盧梭在《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一七六二年出版)中說:“人類中有兩種不平等:一種,我把它叫做自然的或生理上的不平等,因為它是基于自然,由年齡、健康、體力及智慧或心靈的性質的不同而產生的;另一種可以稱為精神上的或政治上的不平等,因為它是起因于一種協議,由于人們的同意而設定的,或者至少是它的存在為大家所認可的。”(據李常山譯本,一九二六年商務印書館出版。)

(7)“合吾人之胃口者則容納之”二句,是梁實秋《盧梭論女子教育》中的話。

(8)亞諾德(M.Arnold,1822—1888) 通譯阿諾德,英國詩人、文藝批評家。梁實秋在所著《文學批評辯》、《文學的紀律》等文里常引用他的意見。

(9)白璧德(I.Babbitt,1865—1933) 美國近代所謂“新人文主義”運動的領導者之一,哈佛大學教授。他在所著《盧騷及浪漫主義》一書中,對盧梭大肆攻擊。梁實秋說盧梭“無一是處”,便是依據他的意見而來的。

(10)Upton Sinclair 阿通·辛克萊(1878—1968),美國小說家。下文的《Mammonart》,即《拜金藝術》,辛克萊的一部用經濟的觀點解釋歷史上各時代的文藝的專著,一九二五年出版。California的Pasadena,即加利福尼亞州的帕薩第那城。按引文中的阿嶷是該書中一個原始時代的藝術家的名字。這里的引文是根據木村生死的日文譯本《拜金藝術》(一九二七年東京金星堂出版)重譯。

(11)Mammon 這個詞來源于古代西亞的阿拉米語,經過希臘語移植到近代西歐各國語言中,指財富或財神,后轉義為好利貪財的惡魔。古希臘神話中的財神是普路托斯(Ploutos)。

上一章 返回簡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走步赚钱软件怎么卖糖果 电脑炒股软件哪个好 青海快三玩法规则 内蒙古快3最大遗漏坐号 股票配资被骗18万 360彩票江西十一选五开奖 配资炒股流程上上盈下载 湖北快3今日开奖查 广东麻将中马口诀 江苏快三计划5期中 篮球世界杯2019时间表